林草網群 使用指南
當前位置:關注森林 > 林草產業博覽 > 花卉苗木 > 正文

側柏

媒體:果殼網自然控  作者:天冬ASP
專業號:玫瑰留香 2020/1/23 22:26:04

由成都徙居夔[kuí]州的杜甫,心情相當不好。

他不喜歡夔州,不喜歡夔州的民風與官場。這也不能全怪他心存偏見,恰好他來夔州這段時間,正值大唐社會動蕩,加上杜甫自己也過得不如意,甚至還被送菜的園官刁難。所以,他當然看什么都覺得不順眼。

帶著見雞煩雞見狗煩狗的情緒,杜甫寫下了《最能行》一詩,斥責這里的人們輕生逐利,“峽中丈夫絕輕死,少在公門多在水”,而且還把輕詩書、遠儀禮視作尋常,“小兒學問止論語,大兒結束隨商旅”。且不管是不是開了地圖炮,反正杜甫說:“此鄉之人氣量窄,誤競南風疏北客”。

去夔州的孔明廟探訪,杜甫依然帶著這般負面的情緒。然而,他仿佛命中注定一般,遇見了孔明廟中的古柏。


側柏成林。圖片:Fanghong / wikimedia

杜甫以為自己是一棵柏樹

那棵古樹,樹干有四十圍,枝椏顏色如青銅般深邃。當地人告訴杜甫,早在諸葛亮與劉備經過夔州時,這樹就佇立于此了。因為人們歌頌諸葛亮的功績,愛屋及烏,所以也不舍得剪伐古柏的枝干,任由其恣意生長。

原本應當是詠物抒懷,但杜甫寫的《古柏行》卻是不一樣的味道。詩先說到:

 

 

孔明廟前有老柏,柯如青銅根如石。
霜皮溜雨四十圍,黛色參天二千尺。
君臣已與時際會,樹木猶為人愛惜。
云來氣接巫峽長,月出寒通雪山白。
 

這還好。然后杜甫憶起了成都的柏樹,正所謂“錦官城外柏森森”,將成都與夔州的柏樹對比,說夔州的柏樹啊,你就是倒霉催的,“落落盤踞雖得地,冥冥孤高多烈風”,你要是在成都,也不至于受強風勁吹——這分明是用柏樹,來對比自己在成都和夔州兩地的境遇了。

這還沒完,詩的結尾落在:

 

 

苦心豈免容螻蟻,香葉終經宿鸞鳳。
志士幽人莫怨嗟,古來材大難為用。
 

這是寫柏樹呢,寫諸葛亮呢,還是寫杜甫自己呢?杜甫大概覺得,自己就和這棵時運不濟的古柏差不多,生在這窮山惡水之間,風催雨淋,即便有再大的才志,也都難以施展了吧。

一棵古柏,說盡心酸,也讓杜甫開足了地圖炮。


杜甫旅居的夔州,包含今天奉節、云陽、巫山、巫溪等地。圖為今成都杜甫草堂內景。圖片:Gisling / wikimedia

側柏為什么叫側柏

杜甫不愧是杜甫,將自己的境遇心性寄托在樹木上,而且很會挑選樹木種類。你看,他就沒挑桑樹,畢竟太喪(桑)了(大霧);他也沒挑楊樹,樹葉一動都是鬼拍手的聲音。柏樹在古時是很有德行的樹木,用來自比,也不會掉了身價。柏樹的德行在哪?這要從柏樹為什么叫柏樹說起。

早在先秦時就有“柏樹”之名,詩經里說:“泛彼柏舟,亦泛其流”;《禮記》中把柏木稱作“椈”[jú],正所謂“以柏為臼,以桐為杵,柏香桐潔,于神為宜”。明朝時,李時珍援引魏校的說法:“萬木皆向陽,而柏獨西指,蓋陰木而有貞德者,故字從白。白者,西方也。”還有北宋陸佃的《埤雅》作為佐證:“柏之指西,猶針之指南也。”

按李時珍的說法,柏樹的枝條向西方尤其濃密,五行之說,西方屬金,其色白,所以柏樹就以“白”字為名,是懷有“金德”的樹木。這究竟是不是柏樹名字由來的本意,已不可考,倒是“側柏”之名的由來,李時珍說得挺靠譜:“柏有數種,入藥惟取葉扁而側生者,故曰側柏。”


側柏的科學插畫。圖片:Philipp Franz von Siebold and Joseph Gerhard Zuccarini / Flora Japonica, Sectio Prima(Tafelband)

柏樹在冬季也不枯萎。在古人看來,常綠(特別在北方冬季風雪中常綠)植物懷有堅韌的品格,所以柏樹常與松樹一起被贊頌?!妒酚洝酚醒裕?ldquo;松柏為百木之長。”志存高遠、愛惜名節的士大夫們,因此也常用柏樹自比,比如司馬光見庭院之中有一株柏樹,既心生愛憐,又憂這方寸圍墻將其遠志束縛,便作詩一首,似與柏樹攀談,儼然知音摯友:

 

 

君知梁棟材,大匠偶未度。
但守歲寒心,閑軒亦不惡。
 

似是安撫柏樹,實則自我快慰。

柏樹的葉有幾種畫法?

在我剛讀大學時,其實只認識一種“柏樹”——我以為柏樹就是側柏,側柏就是柏樹。

我和一位老師一起去帶夏令營,閑來無事,那位并非植物相關專業的老師忽然問:“你知道嗎?為什么柏樹的樹葉,有的是扁平的,有的是針刺形的?”我想了半天,是啊,為什么呢?然后老師指著身邊的一棵樹說:“你看,同一棵樹上,有的樹葉扁平,有的樹葉卻是針刺形。”我徹底凌亂了。

柏樹的葉有幾種?這是當時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的問題。如今看來,這似乎稱不上是問題,“柏樹”當然并非只有側柏一種,比如城市里常栽種的還有圓柏(又名檜[guì]柏)。


道路旁的圓柏。圖片:Fanghong / wikimedia

側柏的葉呈鱗片狀,交叉對生,排成四列生于小枝上;小枝細而向上伸展,扁平,排成一個平面。中國古代所謂的“葉扁而側生”,就是指小枝的形態,側柏也因此得名。


側柏的葉交叉對生,就是說它左右相對,且有錯落。側柏未成熟球果呈青綠色,表面有凸起。圖片:Luis Fernández García / wikimedia

圓柏不同。圓柏具有刺葉和鱗葉兩種葉形,幼株上全是刺葉,老株上全是鱗葉,壯齡樹則二者兼有,仿佛人在年輕時多以棱角示人,之后則會慢慢磨損,收起鋒芒。全為鱗葉的圓柏老株,有可能會被誤認作側柏,所以“柏樹”葉到底是什么形狀,就此被人混淆了。其實古時的圓柏,單名一個“檜”字,與柏有別。李時珍也說:“柏葉松身者,檜也。其葉尖硬,亦謂之栝[guā]。今人名圓柏,以別側柏。”


圓柏葉的兩種形態。圖片:Fanghong / wikimedia

實際上,區分側柏和圓柏(特別是圓柏老株),根本不用費勁細看葉子,只要看看它們的球果就好了。側柏的球果,成熟后木質,開裂,紅褐色;而圓柏的球果熟時不開裂,球形,青褐色,外面多少帶白粉。

沒成熟的球果也容易區分:側柏未熟的球果呈卵圓形,外面多少帶有尚未完全發育的種鱗的痕跡;圓柏未熟的球果則和成熟的差不太多,都是球形,青綠色,外面帶白粉。


側柏成熟開裂的球果。圖片:Josef Grunig / wikimedia


圓柏球果,可以看到表面有一層白色粉狀物質。圖片:Rohit Naniwadekar / wikimedia

總結一下:側柏,果實不熟時,外面也有疙疙瘩瘩的凸起,成熟后開裂,成了四瓣“木頭片”;圓柏,果實不管熟不熟,都是個球,外面帶粉。

在側柏“神力”的召喚下

如果你以為側柏的本事只是冬天不枯萎,那就太小看它了。

按照東方朔的說法,“柏者,鬼之廷也”,鬼神喜歡幽暗的地方,所以把樹陰濃密的柏樹枝頭當作了自己的廷府。前面提到的柏樹有“貞德”,也是因為樹下陰氣濃郁,德操堅貞,性屬陰也(并不是柏樹下可以召喚Saber)。


“三貞圖”。(ps:真的迷弟才不會認錯呢。)圖片:Fate / Grand Order

也是因為陰氣濃郁,柏樹早自先秦時起,就被選為陵墓用樹,周禮有言:“天子樹松,諸侯柏”,但其實上至天子,下至庶人,陵墓多植柏樹?!豆旁娛攀住菲湟挥校?ldquo;青青陵上柏,磊磊澗中石。人生天地間,忽如遠行客。”如今的古柏,很多也都見于陵墓、寺院之中。

也許是有了連通鬼神的“神力”,東晉葛洪在《抱樸子》一書中記下了一則奇聞。秦朝末年,戰亂四起,有一宮女驚走入山,饑餓之時遇一老者,教她食用松柏之葉。初食甚苦澀,久而久之,漸覺口感適宜,自此不需其他食物,冬不知寒,夏不覺熱,身形輕盈矯健。二百余年后,有獵人在終南山中,見一人身生黑毛,跳坑越澗如飛,即是那位秦朝宮女,后人稱之為“毛女”。此說后來成了“柏樹之葉,麝食之而體香,毛女食之而體輕”。


河南嵩陽書院的一株老側柏。圖片:Gisling / wikimedia

正常的人當然不能吃柏樹葉,只不過“體香”一說還算有點靠譜。側柏的枝葉含有特殊的“清香”,有人認為古人不論是看重側柏的品格,還是將之栽種于陵墓,都與這種氣味相關——想象一下,如果將開花氣味不可描述的石楠、山楂、板栗栽種于陵墓,老祖宗的棺材板是否還壓得住呢?

側柏枝葉、果實的“清香”氣味,主要源于其中的a-蒎烯、羅漢柏烯、柏木醇等物質,如用水蒸氣蒸餾提取精油,所得精油為黃綠色,低溫時出現結晶,并可用于殺滅或預防室內白蟻、螨蟲等有害動物。詩人王維《戲題輞川別業》詩言:“藤花欲暗藏猱子,柏葉初齊養麝香。”不消知曉側柏中究竟所含何物,能體味那種香氣就好。不信,可以去問問大清早就在山間寺院里遛彎兒的老大爺,問問他們,柏樹味兒,到底是什么味兒。


側柏也有好看的園藝品種。圖片:VisionsPictures / mindenpictures

身為政治正確的樹木

1987年,北京市正式將側柏選為“市樹”之一(另一個是國槐)。從此,側柏大概就注定是“政治正確”的樹木。

其實把側柏選為“市樹”有多方面的原因。比如側柏是主要分布于中國的植物(朝鮮、俄羅斯東部也有),國內大部分地區都有野生或栽種;側柏也曾經是飛播造林的主要樹種之一,由于具有抗旱、耐寒、耐貧瘠等特性,生存能力及環境適應力較強,適合在各地栽種。并無側柏野生分布記錄的拉薩,也將它當作了“市樹”之一(另一個是榆樹)。

說是機緣巧合也好,天道輪回也罷,在側柏被選為北京“市樹”的二十多年后,北京面臨著嚴重的霧霾問題。此刻側柏“挺身而出”,為凈化這座城市做出了力所能及的貢獻——吸滯與削減PM2.5。


同呼吸共命運。圖片:東方IC

相比闊葉樹(如毛白楊、洋白蠟、銀杏等),雖然側柏鱗葉及小枝的單位葉面積較低,但枝條濃密——側柏單株植物的總葉面積,比那些闊葉樹要高,也就是說,不怕枝葉纖細,只要足夠多,湊在一起還是有用的。這些濃密的枝葉,可以有效地吸附空氣中的PM2.5。甚至同為針葉樹,側柏、圓柏對PM2.5的附著能力,要高于雪松、云杉等樹種。


“所以還嫌棄我陰森森么?”圖片:Marcus Webb / FLPA / mindenpictures

從前我們看到城市里栽種側柏,還會戲稱,這是要把整座城市變成皇陵嗎?而現在,每當霧霾肆虐,我們竟也會忍不住感念,側柏在為我們充當巨型防霾設施呢。

蘇東坡有句詩叫“不嫌霧谷霾松柏”。如今我們一定會真誠地點頭,說,不嫌,真的不嫌。

閱讀 2387

專業會員

我也說兩句
E-File帳號:用戶名: 密碼: [注冊]
評論:(內容不能超過500字,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。)

*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!
版權聲明:
1.依據《服務條款》,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,版權歸發布者(即注冊用戶)所有;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,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,遵守相關法律法規,無商業獲利行為,無版權糾紛。
2.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,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,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。該項服務免費,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。
  名稱:阿酷(北京)科技發展有限公司
  聯系人:李女士,QQ468780427
  網絡地址:www.arkoo.com
3.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,完全遵守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。如有侵權行為,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,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。

 

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走势图